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六郎庄情事
六郎庄情事
六郎庄有一面彩旗,在路边的一家纸巾公司屋顶上方,旗布已褪成灰白色,
缺了一大角,风一刮,呼拉拉的响,飘得很是畅意。
  中关村往西,穿过芙蓉里楼后的大道,有一条坑坑洼洼的灰土路,骑车五分
钟,就能看到那面旧彩旗,只要往前再拐两个弯,我睡觉的地方就到了。
  那是个大杂院,正房由房东占着;西边的一个小屋住着一对年轻的小夫妻,
两口子都外地来京打工的,似乎还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客气生涩地互相操着普
通话。而东边这个大屋,则是由我们六位大侠合租。
  哪六位?考研的「周大蠢」(周大春)、找工作的「流月经」(刘业进)、
自由撰稿的「你老娘」(倪楼亮),自称有中级职称的民办教师「梁小妾」(梁
晓节),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赵蝈蝈」(赵国固),对了,还有我。
  我忘了六个人是怎么凑到一块的。只记得我自己呢,是因为在北大三角地认
识了来京考研的周大春,然后糊里糊涂住到这儿来的。最初是找他玩,晚上聊得
迟了,就常跟他同挤一床睡,后来渐渐跟大家熟了,索性在屋里加了一张床,开
始交房租,算是入伙了。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六人一个屋,摊到每个人头上,房租就显得
非常便宜,几十块钱一个月吧,这对于刚到北京,穷得每天翻来覆去温习口袋里
那几十元人民币的我来说,足以决定我住到北京任何一个地方。
  大家白天各忙各的,晚餐则是一定会赶回来吃的。屋里支起一个大锅,什么
肉呀菜的,到了我们这统统一个结果:一律往锅里倒!有时一个锅里会有十几种
菜,美其名曰:北京乱炖。菜油放得很多,吃得每个人嘴唇油光发亮。
  「瞧瞧你们!一个个都像刚替女人舔过逼似的!!」著名自由撰稿人「你老
娘」指着我们的嘴唇,形容得很是恶毒。
  「靠!那又怎样,改天没油了,索性去弄点女人那种水来炒菜吃,好歹是动
物油啊,听说女人那水又咸又腥,连盐都可以省了!」提起这种事,「流月经」
  立刻精神抖擞,思维发散。直接把周大春恶心到门边去吐了。
  这种联想总是很经常的。温饱思淫欲,肚子填饱了,裤裆里的东西像黄昏的
老狗,既悠闲又不安,总要弄出点声音来。
  这种时候,院子里那外地的小媳妇常常成了大家嘴边的肥肉,时不时要舔上
一舔,品咂品咂。那小媳妇其实不漂亮,腰身却足有可观之处,晒衣服时,从后
面看过去,轻腰翘屁股的,很有几分撩人的风韵。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偶
然听到院子里传来她又辣又脆的声音,嘿,也有那么一点点小味道。
  那小媳妇姓李,于是每到睡觉,屋里总有人捏着嗓子娇声细气地唤上两声:
「小李!小李!……噢!」然后大家一起入睡。
  事情发生在一个半夜。
  「喂!喂!」有人在我耳边捏着嗓子叫。
  我睡得迷迷糊糊,被「周大蠢」推醒了。那小子猴头猴脑,贼声细气的,神
秘得像老巫婆,「快……来看!」说完,弓着腰,猫着步,拨开门探了身出去。
  我脑门一个激灵,一下子弹起身,短裤赤脚的就跟了上去。
  「周大蠢」缩在一堵旧砖后,我一下凑得太近,险些亲到他的耳廓,恶心了
一忽后,往外侧了侧头看。
  哇靠!厕所旁过道里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动,并弄出一些动物似的声响。
  等我的血涨到了脑门,眼睛才渐渐适应过来,看清那一团东西分明像是两个
人在交媾,那女的站着,腰身向后仰靠在竖起的旧物上,男的抬着她的腿,两人
的衣裤都没全脱,只能看见那男的挺动屁股的动作。女的身子渐渐往一边歪斜,
一只手从男的肩膀上落下来,撑在旁边的东西上。可惜他们在过道的暗处,看不
清那女子的脸。
  男的动作越来越快,女的压抑地喘息着。突然,男的闷哼一声,猛地一耸身
子,停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女的另一只手也从男子身后滑下来。
  我和周大蠢双双梦游似的无声无息转过身,溜回屋子,躲进了被窝。一会,
「赵蝈蝈」轻手轻脚走进来,爬上了自己的床。
  一个巨大的疑团弄得我整夜没睡,那女的到底是谁?房东老婆?小媳妇?!
  上帝呀!请救救我心灵受伤而坚硬不屈的小弟吧!它整夜在孤独中惊疑、艳
羡、鄙夷、嫉妒而最后骚动不安地愤怒,直到第二天醒来,我再也不能忽视它的
存在了,它在裤裆里累累垂垂,像个血肉沉沉的问号,又像低头觅食而时刻警觉
的狗。它就在裤裆里,我感觉到它的存在,它指使我的眼睛盯向每个女人挪移的
两瓣屁股,狂欢到疲惫地在其上展开无尽无休的想象。
  世界缩小了,只存在男人和女人,公和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简单了,只
剩下一个肉棍和肉洞的插入问题。
  「肏,还是不肏?这是个问题!」一整天,我满脑子萦绕着一个哈姆莱特式
的疑问。
  而一屋六光棍的气氛又时刻刺激着我。性的话题会从任何一个毫不相关的微
小琐事开始,然后无止无休。连周大春都从备考的《政治经济学》中读出味道来
了——突然,他将手上书本扔到一边,镜片上闪烁着顿悟的智慧光芒,「我终于
想通了!其实『性资源』完全可以通过宏观调控来解决的,这样,咱们大家就不
用身受其苦了!」
  「流月经」立刻兴趣盎然地跟他讨论「性资源宏观调控」的具体操作方案。
  顺便引申出「性压抑是革命的动力」、「谁掌握了性资源,谁就掌握了政权」
等诸多命题。
  「举个例子!」流月经侃侃而谈:「在咱们这个院子里,大家今晚把小媳妇
抢了过来,每人一炮,这就是革命;假如从此小媳妇归我来管,我安排你们每隔
三天一炮,大家充分利用资源,统一管理,长期使用,这就是宏观调控;这样一
来,你们都得求着我,听我的,那我实际上就掌握了这个院子的政权!嘿嘿!」
  「哈哈!那我们的这次革命可以叫着『六狼庄起义』!」你老娘马上进行了
史书性总结。
  我裤裆里登时有一根热乎乎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我完全相信,现在如果真有
人登高一呼,我是很愿意参加这样一场「革命」的。
  「地狱呀!…」梁小妾嘶叫一声,干硬的身躯像根烧焦的木头倒在了床上。
  此时只有赵蝈蝈颇有深意地微微含笑。
  我又开始猜了,昨晚那个女人是不是小媳妇呢?是不是呢?
  走出屋子,我吓了一跳:小媳妇就院子中的水池边洗着衣服!还抬起头来看
了我一眼。
  天啊,我硬梆梆的阴茎此时在对着谁?对着小媳妇的脸!角度很正,假如直
直往前三米,那么阴茎的头部很可能会戳进她嘴里。
  我被自己的想像吓了一跳,举步维艰,从小媳妇身旁绕了过去。我敢肯定她
看到了我裤裆的状态,因为从她俯低的后背看过去,她耳根突然红了起来。
  我改变主意了,没有直接走出院子,而是故意恶作剧地,带点「炫耀」的意
思,转回她旁边,在水笼头下洗了洗手。
  这时,我的阴茎离她的脸庞只有不到二十厘米!我侧过身子,或是她转过脸
庞,两者就会毫无疑问地碰在一块。我享受着这种近距离的张力。
  我不停地洗手,洗呀洗个没完,而她脸越来越红,我能听到她轻轻喷出的鼻
息。我的阴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涨了涨,在裤裆处又鼓出一个新高度。
  小媳妇突然嘀咕了一声什么,丢下手中的衣服,带点滑稽地扭身跑了。我得
胜似的嗤声一笑,这时,她在屋门前回了一下头,眼神有些辣,样子有些乱,像
是窘迫,又像是嗔怪,却更像是一只雌兽在勾引。
  我很想冲上去,但是我不敢,心底下有点痒痒儿地离开了,走开几步,我低
下头,垂头丧气:我依然是失败了啊。
  此后几天,小媳妇在我眼里就是天底下最动人的女子了。你看她那脚步,移
动多么有韵味。那腰身,像藏有什么特殊的弹力,那眉眼,揪精作怪,多么惹人
遐思。就连再平常不过的女式衣裳,穿在她身上,又穿出了与众不同的性感,裹
露得全身曲曲弯弯,引人入胜!更要命的是……她撞了我一下!
  那含有丰富意味的一撞,发生在一个傍晚,将我身体内所有的诗意都给撞醒
了。两个年轻的身体相撞,彼此都充分体味到对方身体的火热与活力,其中充满
了急不可待的暗示和带点怨怪情绪的爱意。
  难道是怪我太迟钝了吗?我细细品味这一撞,发现了它许多不同寻常之处:
当时我正要从院门出去,她提着蔬菜从外面进来,看到她时我确实呆了一呆,有
些迟疑,身子可能立定了片刻。而她迎面过来,脸儿是仰着的,眼睛盯到了我脸
上,一会就移开,脚步没有停,我们两人距离越来越近,我心底正估摸着两人身
体接触的可能性,她忽然就撞在了我右肩侧。
  那是整个身子歪过来的重量,我的肩侧甚至感觉到她乳房的柔软和弹力,然
后,她低叫了一声,另一只空着的手,忙乱间(不知是不是有意)卡了我腰侧一
下,穿着单薄衣裳的我的腰侧,刹那间品出她手掌的娇小与灵活、老练与羞怯,
之后,我往旁一闪,她也匆匆越门而入。
  等我回过神来,重新回忆两人相撞前的路线与距离,反复比较,觉得一般情
况下是不可能相撞的,最多只能是擦肩而过。这个发现让我似惊似喜,乖乖不得
了啊,吃我豆腐啦!我一下把自己摆在了纯洁处男的位置,而她,明显是打算吃
嫩草的主动挑逗的少妇。
  这让我找到一种孩子式的大胆,反正我是被吃的!我还是个百分之百的童男
呢!我带些无赖地接近她了。
  「哇,洗衣服啊,帮我洗一件啦!」
  她稍微有些狠厉的眼神挖了我一眼,我吓了一跳,悻悻地走了。
  然而这种接近还是有成果的。她跟我说话了:「你们屋怎么老那么吵?!」
  「不是我!」我赶紧替自己开脱,故意提到了赵蝈蝈:「就他的话多!」
  没发现她脸上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抖着床单,哗啦哗啦响,挺麻利的。
  「你这没干,我帮你拧吧!」
  我劲大,一用力,她那头握不住,湿床单掉地上了。
  「哎呀!你瞧你,使的什么牛劲!」
  我脸红了。
  「又得重洗了,你去把你的脏衣服拿来,索性帮你一块洗了算了!」
  哇!有门儿。我跳进屋里,捡了两件本来不用洗的干净衣服,突然,故意把
条内裤一块裹里头了。
  「你的衣服还算干净。」她评估道,翻开里面,愣了愣,一把将我短裤按进
水里了。我心里一阵乐。
  「我有天晚上看见你了……」我继续试探。
  「你们男的没一个好东西,晚上看人干嘛!」
  「……在过道。」我盯着她的脸。
  她的脸硬硬的,沉下来,「偷看人上厕所?!」
  「不是的!不是的!」我赶紧退却,「就是偶然看见你了。」这话变得没有
一点意味了。
  「你们屋……我看就你还老实点……也不是好东西!」她嘀咕着。
  「我可是好人。」我涎脸说:「而且是处男!」
  「去!去!……」她说:「谁知道你们男的,都不是好东西!」
  「哦?……大哥也不是好东西喽?」
  「他?!……哼!没什么出息!」
  我不知她什么意思了。蹲在那不知说什么好。总之,心里有股甜甜的东西,
毕竟,还是头一次有女人给我洗衣服呐。并且,有个少妇这么近距离跟你说话,
这就意义不小。
  熟了之后,小媳妇变得没那么神秘了,有些唠叨,说些没意义的话。什么前
头市场卖菜的都是她们安徽老乡呀,什么今天在早市扯花布有多便宜呀,等等。
  不过,她的身子还是诱惑着我的。
  我头次进她的屋是一个月后,里头简直什么都有。电饭锅和枕头放在一个桌
上,电视机上堆着刚晾干的女性内衣,有些乱,不过床很大,而且看上去还挺干
净舒适,旁边墙上贴些明星画,露胸的那种。使得整个屋子气氛很家常但又有年
轻夫妇必然的淫乱的那种痕迹和味道。
  我是特意选择他丈夫在的时候去的,仿佛要掩饰些什么目的。
  「忙呢?」
  我眼角看到她在床边整理东西,对她丈夫招呼。
  「哦!请进,请进!——屋里坐!」
  他丈夫招呼我。接过我一支烟,又坐回一张矮凳上,地上散了一堆螺丝钉,
看样子他在修理破旧的电器。
  我向屋里迈进,她回头看我一眼,目光清冷,似乎并没有任何欢迎的意思,
依旧叠放着手上衣物、小包。
  我搭讪着在床角搭了一屁股尖,侧朝着下方她丈夫说话,离我尺许的后方,
她手臂耸晃,不时碰到我的身侧。
  忽然,我感觉后背一重,一团软颠颠的肉压过我的后背侧,我被压迫着的脑
袋一斜,她的一对前伸的手臂,隔着我,将整理好的一叠衣服放在电视旁,而她
的前胸,毫不掩饰地贴在我的肩侧。
  我心虚地看了她丈夫一眼。她却面无表情,跪在床沿的一只腿滑开,紧绷的
腿根布料裂开一叉,一瞥白嫩的大腿肌要出缝隙中跑了出来。我的手指装着无意
中点在她的大腿侧,她像纠正一个错误似的,将我的手搬回原处,膝盖在床沿一
支,无声地溜下了床去。
  我又跟她丈夫说了几句话,开始转向她,「嫂子,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她哼了一声,白我一眼,「你不是吃过饭了?有好吃的,也没你的份呀。」
  我陪笑:「嫂子做的好菜,尝一尝也好的嘛。」
  她辣辣巴巴一声:「没好菜!穷人家!吃不起!」
  这时我惩罚她,大胆地捏了一下她屁股尖。
  她不能置信的吃惊地回看了我一眼。我霎时也被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然而
她屁股的丰腻感觉还留在我的指尖。
  她匆匆移开目光,瞥了丈夫一眼,说:「鼓捣完了没?我可肚子饿了!」
  她丈夫说:「一会就好,一会就好。——你也再吃点,咱们喝点酒?」
  我忙说:「改次,改次!」匆匆溜走了,小媳妇目送我,眼光有些发呆,似
乎还没从我那一捏中回过神来。
  「你够大胆的,当着我男人的面,敢耍嫂子!啊?!」某一日,她忽然揪起
我的耳朵,恶狠狠地说。
  而我,痛笑得有些呆滞:「下次不敢了!——再不敢当着你男人的面了!」
  「我呸!……」她神情古怪,耳根红了起来。
  就是这一天晚饭后,我又悠悠然晃进她屋子。
  她盘腿坐在大床上,无所事事。
  我像往日一样,坐到床角边沿,东张西望,无意中拉开手边桌子一个抽屉,
里头避孕套和一些瓶瓶罐罐堆在一块,我就嘿嘿嘿笑。
  小媳妇见我笑得诡异,抢过来一看,头一次脸红得透了:「这不是你们小孩
子该看的东西!」把我肩一推。
  「啊呀!……」我顺势夸张地向旁歪倒在她床上,我已经跟她很有些混赖了,
向她曲着的白大腿摸去,「好舒服的床啊!」
  「找死啊!」她拍了我手一下。
  「咦,大哥晚上几点回来?」我假装随口问着,心里砰砰直跳。
  「三班倒!这个月轮中班,回来得迟,钱却没挣多少。哪像你们有文化的,
轻轻松松,挣得还多。」
  我咽了口唾沫,一个情景忽然敞亮在我面前:她老公不在,屋门掩着,我们
屋那几个看电影去了。房东总是早早关闭自己的屋门。院子里谁也不会注意这里
发生的事!
  「那……」我想找点话说,喉咙里火烧火撩,怎么也挤不出下半句。
  小媳妇依然跪在床上,侧了脸听我说什么。我脑袋里飞速转着些念头,却被
想像中要发生的事逼得喘不过气。
  「诶……,你躺这干嘛,不像样,快快起来!」还是她先来推我。
  「歇一会,歇一会。」我的手缠上了她的手。两人的手推开推去,我猛地拽
住她的手往下一拉。「啊呀!……」她触手夹脚地扑在我身上,挣扎。
  我紧紧地搂着一个扭来扭去的腰身,用力一翻,压到她身上去了,我和她四
目相对,喘着气,都没说话。我感觉腹下充了气似的膨胀起来。
  「你下来。」她说。
  「不!」
  「看你下来不下来!」
  她揪我胳膊,使劲想把我掀翻。而我,一边按着她一只手,腿压着她的踢动
的腿,气喘吁吁地维持在她身上。
  我担心紧绷的小弟受不了刺激,一下射出来。停在她身上不敢动弹。
  「那你想干嘛?!」她紧盯着我。
  「我想奸你!」这当然说不出口,等我缓一口气吧!我心里想。
  她受不了等待,又开始挣扎,这时我的小弟过了射精的欲望,只剩下铁硬的
一根。我开始扒扯着她的衣裳。
  「混帐……流氓……」她的手软绵绵地拍打着,嘴里断断续续地呢喃着。
  我早已心里透亮,我不流氓你还不高兴哩!我一边想,一边动作。
  小媳妇还真水。奶子滚白滚白,突突跳两大包,我的手指贪婪地抓捏不够,
从弄松的衣扣往里滑去,尽是喧腾腾的肉香,美滋滋滑不留手。再往腹下一挤,
小媳妇「呃」的打了一声嗝,两只腿神奇地从我背后弯上来,踢打着我的腰。
  事情摆明了,不弄不休!
  我忽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一事:「你跟赵蝈蝈弄过没?」我想的时候很兴奋。
  「你胡说些什么呀?!」小媳妇声音忽然变冷,一把推开我,挣扎起身,要
系纽扣。
  「我都看见了!」
  「去你的!」小媳妇肩膀一扭,甩开我的手。半个酥胸欲掩欲遮,散发致命
的诱惑。
  我越发肯定她跟赵蝈蝈有过,凑过去,「有就有嘛,跟我说说,又有什么关
系?」眼睛粘在她半露的胸脯上。
  她推开我的脸,「你有毛病呀你——滚!……我老公要回来了。」
  「你不是说他三班倒吗?」
  「骗你的!」
  我笑嘻嘻地走向屋门,栓上了。跑回来,「他来了就让他在门外等着。」
  小媳妇发怒了:「毛病呀?……我要喊人了!」
  「喊吧!」我一把将她扑倒在床,我心里太亮堂了,以至无所顾忌。
  「呜……呜……呜……」
  她的嘴被我封住,使劲挣扎,有时抓人很疼。
  我只脱下她半截裤子,从下方看见她雪白的股根,中间那儿水红鲜嫩,我扶
住那根到她洞口,身子沉了下去……
  哇!太爽了!我几乎要大声喊叫。
  「呜……呜……」她眼神无主,目光四散。
  我抽动起来,快进快出。
  「你……跟……赵蝈蝈……到底……有……没有?」我喘吁吁地耸动,一边
问。
  「我……」
  「说!……有没有!」我狠狠肏了几下。
  「你说有……就有!……喔……喔!」
  「在哪里……是不是……在过道?」我邪劲十足。
  她目光迷离地找着我眼睛看,「是……在过道。」
  「怎么弄的?……是不是像我这样?」我阴茎怒涨得要爆裂了,雄气昂然。
  「……是。」
  「弄哪里?弄逼吗?!……你这臭婆娘……这里弄不弄?!」我兴奋得头皮
发麻,手指从下面摸到她屁眼。
  她娇躯一抖,腰身挺了又挺,声带哭腔:「弄……都弄……哪里都弄!……
喔!」
  我心底一热,手指找着洞口往里钻。她臀部突然拼命扭动,然后高高地摇晃
起来。我的整根手指陷了进去,感觉里头又紧又热,被卡住了。
  「痛……你他妈的……痛啊……」她身躯泛起一阵奇异的颤动。
  「嗯……嗯……哼!」我狠狠地快速耸动。
  小媳妇在我下边乱扭,我将她裤角上提,两根白大腿全部露出来了,沉沉地
落在我肩上。小腿一勾一勾,真他妈的骚!
  「你还跟谁弄过?!」我一边看着通红的棍身在她秘洞出没,一边问。
  「啊……啊……」她喘得说不出话。
  「快说!」我感觉自己就要来了,一股浪潮紧紧追在我身后,被它赶得撞击
失去了节奏。
  「啊!……」我猛地一耸,停在那儿,精液如泉涌,一股一股,喷了出去。
  小媳妇的私处一塌糊涂,全是淫水和精液。稀疏的阴毛湿了,粘到一块。
  我还在摸她的私处玩,小媳妇爬起来,「啪」的打了我一耳光,盯着我直喘
气,「我老公都没像你这么弄过我!——你娘养的!」
  「你这是第一次吗你?啊?!」她喷着气,似笑非笑。额际耳边的头发都被
汗湿了。
  「当然!」我也喘气,浑身散了架似的没有一丝劲。
  小媳妇却肯不放过我,将我一把推翻了。坐到我身上。白花花的大腿高高耸
在我两边。我顺着她膝弯摸呀摸,越摸越往下,「说吧,你还跟谁弄过?」
  「你!——」小媳妇恶狠狠地倾下身子,丰乳遮盖了我的脸。
  ……
  几个月后,我找到工作,从六郎庄搬走。又过了半年,六郎庄拆迁了,要建
万柳小区。当年同住一屋的人都失去了联系——我们本就是临时才凑到一块的,
个人之间并没太深的交情。小媳妇和她丈夫更不知搬到北京哪个角落了。我想,
我与小媳妇此生都不会再有碰面的机会。她与六郎庄一道,成了我在北京最初的
一段记忆。
  后来,有次偶然中我在公交车站遇见了赵蝈蝈,匆忙中闲聊了几句。
  「……那个晚上是谁?是小媳妇吗?」
  「你怎么会以为是她?!」赵蝈蝈很惊讶,「我跟她从没说过一句话呀。」
  「那?……」
  「房东妹妹!……那骚娘们真够味!不是吗?」赵蝈蝈说完,匆匆赶上了一
辆班车。
  我怎么也想不起房东有个妹妹曾在院里住过。启蒙我的,六郎庄那个夜晚,
是一个永久的迷。
                【完】